偷拍帅哥厕所微博|偷拍学生妹呕吐视频|偷拍射入精子图片动漫
业务邮箱
CkxSPdjh@gmail.com
首页> 晋城偷拍少妇

那一年,在南非…

内容详情

近數年來南非治安敗壞得無已勿加,無日不有白人婦女被本土黑人強暴姦污    的案件。白人婦女自七、八歲幼齒至成年家庭主婦,都在被姦淫或輪暴之列。    其實南非黑人強姦白女自六十年代早已開始,只是不及今日的普遍頻仍。當    時國際社會間存在著同情該地黑人反白人統制潮流,各國對南非發生的多次黑人    強姦白女的事件都避免報導,所以國外也罕有所聞。自南非政權轉移後,軍警均    乏實際維護白人心態,很少追究,土著狂徒遂更行明目張膽,     本篇所記事件是真實事實,發生於一九六零年中葉。當時的無辜受害人之一    的海倫.奈斯利女士,於一九七零年在墨西哥向該地電台吐露了案情,才被當地    的西班牙語報刊,將這集體輪姦多名少女的事件,揭露公居於世。    ———————————————————–     海倫.奈斯利小姐是這雞尾酒餐宴的客人之,她是一位年方廿歲的護士,上    星期剛從英國倫敦來這兒訪友渡假。     下午六時,酒宴聚會已進行了好一陣。客人多是當地的富商和地主,清一色    是原本來自荷蘭或英格蘭的殖民。男士們都有些醉了,婦女們在歡樂喧笑。     駐紮在三哩外的南非士兵巡防隊當天出發到另一區巡邏去了,營中只有少數    幾名士兵,暫時停止了在當地的例行巡邏。     海倫遊目四顧。邀她同來的女友瑪奇和她的另一位女友路意絲,正在相當獻    媚的,和一位英俊的中年南非鑽石商人談笑。原籍英國的餐宴主人溫德格先生,    是當地一位殷實地主。此時他的五位漂亮千金都在穿梭忙碌,向來賓傳遞精緻的    美味食物。她們一律短裙,露出苗條白嫩的玉腿,身上穿了白色圍裙,頭戴荷蘭    女孩小帽。小姐們年齡分別是十、十二、十三、十四和十六歲。     大小姐格利西有一對十分美麗顯目的豐滿乳房,燦麗的金髮,藍眼,特別明    艷動人。另外幾位少女妹妹都很秀美,但不及大姐的那麼的美艷,特別引人注目。     瑪奇小姐年約十八,發亮的柔軟棕色卷髮長及腰際,眼球深褐,因常日光浴    ,皮膚略呈紅褐,身材健美,大腿光滑結實,也許略略超重,但仍很美,很具吸    引力。短得及股的雞尾酒宴服,將整條健美的大腿裸露在外。薄薄的緊身上裝,    將一對渾圓結實的乳房襯托出來,沒有載奶罩,明顯的現出乳頭兩點。她的衣著    很富誘惑煽動力。     路意絲小姐,年約廿,她很苗條,可是乳峰卻比瑪奇更為豐滿尖挺。她穿了    件寬闊的低胸短罩衫,乳房的上半部都裸露在外,乳頭也幾乎現出。     瑪奇和路意絲也剛從英格蘭回來,趁學校假期,回來看望她們住在約翰裡斯    堡的雙親。此次應爸媽老友溫德格家的邀請,來此參與酒宴,也邀約了她們的好    友、剛巧來此地渡假的海倫,一同赴宴。三人完全沒有料到即將來到的厄運。     溫德格的最小女兒瑪格麗今年十歲,天真甜蜜,蔚藍色的眼睛,仍相當淘氣    頑皮,現在正在跑來跑去,和姐姐們幫忙。苗條長腿,她看來較同齡的女孩高挑    許多,薄薄的罩衫下明顯的現出正在發育中隆起的胸乳。     來賓中另有位十四歲和三位十一、二歲的白嫩的女孩,隨著爸媽來參加宴會    ,四人坐在一塊兒享用蛋糕,嘻笑談話。     突然,門外花園中一陣騷亂,跟著大門被撞開。一群手挺槍械的武裝士兵沖    入廳中,立即四面控制了整個大廳,他們約有卅人左右。     「把他們捆起來!」指著在座的男人,為首的頭目下令。     「把年輕女孩和其他人分開來!」他嘴角含笑,向女孩們一個一個的打量。     男人們都被捆綁在椅上,多數男人都已沉醉,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年長的中    年婦女則被趕進隔壁的舞廳,由四名手持俄制的AK-47半自動步槍的士兵監控。    這些婦女被驅趕的途中,幾位較年輕的婦女被士兵們肆意輕薄,揉捏她們的乳、    臀和陰戶。幾名僕役被鎖進廂房,「只要你們懂得安份,就不會受到傷害。」士    兵向僕役們警告。     廳中只剩下十二名年輕女孩,不知所措的呆立著。     海倫認出那為首的是「布托」,一個十分高大精悍的黑人,他的照片今早她    剛在報紙的頭版新聞看過,他是專一和白人作對的游擊隊雇庸兵其中一枝的首領    ,一星期前在鄰省侵襲過幾座農場,許多白人婦女被輪暴。     「你!」他命令海倫:「你過來!」     海倫猶預的走過去,不屈的站在他面前。她是那麼的幼細苗條,和這魁偉的軍    官相較,簡直不成比例。     「我的弟兄們已奔騰了好幾天...他們一直都沒有娛樂...你瞭解我的    意思嗎?!」他露齒微笑,現出鑲金邊的牙齒。「他們需要女人,這些女孩正合    用。現在就從你開始!」     芳齡廿的海倫是七位少女來賓客之一。藍色的宴服只能蓋住大腿上半段,美    麗苗條的玉腿大半露在外。她穿著低胸的上衣,露出半隻鼓蓬的乳球。廳中的這    十二位女孩個個美麗可愛,看在這批性飢渴的士兵眼中,她們無異是一群來自天    國的仙女。     布托向手下的士兵揮手:「你們可以開始了,選擇你們喜歡的!」他很鎮定    的說。     士兵們一擁而前,每兩人分從左右捉住一位驚怖的女孩的上臂。一個面貌酷    似布托年約十四、五的年輕士兵飛步上前捉住十歲的瑪格麗。原本想要上前抓瑪    格麗的人都識相的止步,不和這年輕士兵競爭。其他幾名沒有分得女孩的士兵便    都各自選擇一位已被捉住的女孩,緊隨她身後。     「父親,我要這一個!」他向布托笑著說:「我要這雪白的小女孩,我敢打    賭她是處女...」     瑪格麗驚慌的退縮,但被這年輕有力的士兵牢牢抓住。     「不!不!」瑪格麗恐怖的嘶叫:「不要讓他....」     可是沒有人來解救她。她被布托的兒子強拉到門外。在花園的樹蔭下,她的    單薄罩衫立刻被扯去....     這群雇庸兵中有兩名是白人,聽口音一是德國人,一是法國人。他倆已在開    始推拉搏打,想率先單獨佔有被他倆抓住的溫家大小姐格利西。     布托大聲吆喝阻止了他倆:「放開她!你們得等待!」     兩名白人士兵依令鬆手,另兩名緊隨在後的高大黑人士兵立刻上前接手捉住    格利西的雙臂。     「她是屬於黑人的!」布托響亮的說:「她是這樣的潔白、清純,她的屄首    先需要偉大的黑人雞巴來肏,不能讓你們這兩個只知整日醉醺醺的白人酒鬼先享    用!」     十六歲的格利西想掙脫逃走,但被兩個強有力的黑人大漢左右抓牢,無法動    彈,他倆向她不懷好意的裂嘴而笑。     其中一人把她的緊身胸衣撕破,扯下奶罩,她的雪白鼓漲的乳球便彈跳了出    來,十六歲的她真是十分的艷麗、肉感。她傷心的抽噎嗚咽,幾瀕暈厥。     廿名士兵將十位少女拖到花園中灌木叢間的如茵草地上,女孩們有的感到茫    然,有的在嗚咽,有的在嚎哭。多下的幾名士兵跟隨而來,一面走一面脫下身上    的衣褲。     小布托手執小刀,刀尖插入瑪格麗的緊身乳褡,自胸口向下拖劃。緊身胸衣    立被割開、撕下,她的上身便已全裸。他粗率用刀,刀尖劃破兩處表皮,滲出絲    絲血跡。她恐怖的哀叫哭泣,她的胸上腫起兩隻剛開始發育的小乳房,乳頭粉紅    細小。他扯下她的白色小內褲,他的手在她的小乳房上遊走,再伸入她腿間摸弄    光滑無毛的肉丘,手指探入肉縫。瑪格麗驚恐的哀泣。     「他們會強姦這裡所有的女孩!」布托很平靜的向被他拖來的海倫說。     海倫悲泣。她的手腕被布托有力的大手緊扣著,他將她拉入灌木叢間的草地    。在這高大的黑男人面前她似乎顯得很渺小。他面向她,在夕陽的斜晾下,她看    到他手中已握著一柄閃閃發亮的軍用刺刀,向她逼近。她以為他要殺死她,她的    生命即將結束。冰涼的刀鋒貼在她胸口,瞬間緊身胸衣和奶罩都已被割裂,他撕    去割破的奶罩,熱切的親吻她的一對鼓漲的乳球,用舌頭和嘴唇舐吸軟白的乳肉    。     片刻後,刀鋒再閃。她的宴服前襟完全被割裂,海倫尖叫,用小拳頭敲打他    ,對此他視若無物,他繼續將她的絲質內褲扯下,大手撫摸她的全裸大腿,手指    伸進她的屄縫捫弄。     他將她推倒仰臥草地上,分開她的大腿,手指分開柔嫩的陰唇,將刺刀尖緩    慢的插進她的小屄內。她感到冷冰的刀鋒進入她的陰道,她顫慄驚恐,緊接著她    下陰突感奇痛,如被烙鐵針刺,她不禁驚怖尖叫。     他緩緩拔出刺刀,無視於她的痛苦尖叫。他察看刀尖的鮮血,然後飛快的脫    去自己全身衣褲。他很驕傲的挺立著,夕陽餘輝下全身皮膚黑得發亮。     「剛才你仍是處女,現在我可以確定你已不再是!」他露齒而笑。     他的粗巨雞巴已高高翹起,像支十吋長的黑漆鐵棒。在她身旁跪下,他將她    身上的殘破衣裳全部扯掉。她現在從頭至腳一絲不掛,全身雪白嬌嫩。     「我會佔有你,小東西。」他平靜的說:「你若反抗,我仍然會要強姦你,    我要肏白種女人的小屄,我要肏你的屄!     海倫嗚咽抽泣,想拿一些身旁的破碎衣川來遮蓋部份裸露的身體,但被他奪    下扔掉。     「不可以遮蓋!」他說:「我要看你的美麗裸體!」他用粗糙的大手撫摸她    的柔軟的小腹,她的結實富彈性的乳房球,用手指輕輕捏弄乳頭。     一會後,他跨跪在她胸上,昂挺的十吋大雞巴在她面前幌動,她可看到他龜    頭馬眼有透明的沾液泌出。他將龜頭湊在她嘴邊。     「張口吸它!」他命令她:「你要做得好,我就不會傷害你!」     「不!不!不!」她哭泣著,將頭偏側開去,布托的龜頭在她面腮上留下亮    晶的細絲沾液痕跡。他捉住她的兩頰,將龜頭硬塞進她的嘴唇間,迫使她張口。    大雞巴進入嘴中,她感到難以呼吸,龜頭頂入喉嚨。她嘴中覺得很是苦澀;連日    的軍旅,他不曾沐浴清潔下部。     他自她口中拔出,粗野的分開她的白嫩大腿,跪在她腿間,將又大又硬的雞    巴頭放在陰唇肉縫間磨弄了幾次,在龜頭上塗抹了一些唾液,將龜頭湊在陰道入    口,猛力的一挺腰,一下就將十吋長的鐵硬的雞巴幾乎全根插入了她猶在泌血的    緊狹的小屄,再一挺他的龜頭就碰觸到了她的子宮頸。她覺得她下體被硬木棒強    行進入,陰道被撐開,鐵硬的棒頭猶在向裡鑽插,試圖更深的進入。她漲痛得一    再尖聲高叫。她同時也聽到了週遭的其他女孩們的尖聲嘶叫,彼起此落,聲聲不    斷。     就在鄰近的灌木叢旁,海倫看到已全裸的瑪格麗的纖小身體正被布托的兒子    貼胸抱住,她的雙腳懸空,雙腿微分,腿間夾著他的漆黑挺硬肉棒,她似是跨坐    在一根平伸的桅桿上。小布托十分強壯,她像個布娃娃,看來柔弱而萎靡。她的    眼閉著,頭靠在他肩上,金色的秀髮蓋在他發亮的黑皮膚上。海倫不能確定瑪格    麗是清醒或是已失去知覺。     「可憐可憐她吧!不要摧殘她!」海倫慟哭著說:「她才僅只十歲!」    布托得意的笑。「這才更妙!」他激昂的高聲說:「這樣的小處女正合我兒子享    用!」     小布托將已暈厥的瑪格麗平放在草地上,分開她的幼嫩雙腿,埋頭她小腹下    ,舐嘗她光溜溜的陰阜和處女小屄縫。然後他像只靈活的黑豹爬起身來,將他的    漲硬雞巴對正她的小屄口插入。稍為進入了一點,就遇到了阻礙,他用力聳動屁    股,向內插入,龜頭撐開了她的緊密肉壁,整條雞巴全部插入了瑪格麗的處女小    陰戶。他聳動屁股,一陣飛快的抽送,他便開始射精,他樂極大叫。精液和處女    鮮血的混合沾液自小屄口滲出,流到瑪格麗的光屁股上。     「他已採了她的處女小屄花!」布托低聲向海倫說,然後突然將深插在海倫    嫩屄中的雞巴拔出,再立即用力全根插入,迫開初經男人進入的陰道肉壁,捅入    她的小屄裡。     「嘗嘗這味道!」他在海倫耳邊輕說:「嘗嘗我這大黑雞巴的味道!」     一隻大手緊扣海倫的兩隻細嫩的手腕,高舉過她頭頂,壓在地上;另一隻大    手搓揉她的鼓蓬的乳房,姆指捫弄乳頭。     海倫的下陰被巨棒撐漲,她尖嚎叫痛,她覺得那硬杵已捅進了她的子宮。     布托對她的呼痛充耳不聞,他開始用力肏她,每一下都深深插入。飛快的狂    抽狂插了百餘次後,他一面肏她,一面用雙手抱住她的白嫩屁股,用力將兩片肥    軟的肉股向外板開,將左手中指硬塞入她的後庭,深過第二指節。這異端侵入震    憾,幾令她猛的彈跳了起來。     稍一會後,她覺得他的龜頭漲得更大,她突然立刻覺得一股很強烈的欲感到    來,完全違反她意願的,她不能自制的瀕臨高潮。在疼痛屈辱和又亟需肉慾宣洩    的矛盾心態下,她不禁痛哭起來。布托這時也瀕臨極端快暢,他低吼著,在海倫    的屄花中射精。海倫不能自制的、熱情的聳抬臀部,迎合他的最後衝刺。他噬咬    她的豐滿乳球,鮮血在她的奶頭下方被咬破處滲出。他射精完畢後,拔出滿沾淫    漿和精液的雞巴,起身背向海倫,不再理會她。他用海倫被扯割扯破碎的宴會服    擦淨陽具,穿回他的衣褲。     在這周圍,裸體的黑人士兵有的在淫興勃勃奸肏女孩們的小屄,有的在撫摸    玩弄她們的白嫩裸體。     溫德格家的十六歲大女兒格利西,此刻被四個裸體的黑人士兵,每人捉住一    只手和腿,將她仰面抬架到一塊較寬敞可容數人的草地中。她驚怖欲絕,早已被    剝得一絲不掛。士兵們粗心急性的割裂她的衣褲時,她身上被劃破好幾處,此刻    仍有些血絲滲出,她被四人拉抬仰躺,及腰的金髮此刻剛下垂到地。她經常日光    浴,乳房和陰部因有奶罩和三角褲的遮蓋,不曾日照,保持了皮膚原來的的乳白    色。若不是她的乳房上的兩點腥紅乳蒂,在漸暗的天光下,令人以為她是仍穿著    純白的比基尼泳裝。在她的小屄開縫處的上方,有一小蕞淡金色淺短稀疏柔軟的    幾難以察覺到的性毛。她已被輪姦過,目光顯得茫然。     有一個士兵在廚房中找到幾枝燒烤肉串的長插針。他選了兩枝雪亮鋒利的插    針,拿著其中一枝,一手捏住她的豐滿乳球,將插針尖端在乳球外側正中按下一    點凹印,然後突然用力將針插進乳肉內。他一手緊捏乳球,另手用力直至針頭自    乳球另一側穿出。他拿起另一根插針用同樣手法將針穿透格利西的另一乳球。鮮    血自四處傷口潺出,乳頭被迫挺出。她的哀聲尖叫令人毛骨聳然,但她被幾個黑    大漢牢牢抓住不能動彈。     「現在你已不再需用奶罩!」這刺透她乳房的男人露齒的笑。事實上,她的    一對乳房受不了這極痛的刺激,這時已挺起得像兩座小山。     「我們得好好的肏她一番!」其中一人滿意的說。四個抬架她的士兵每人捉    住她被日光曬成紫紅的手和腿,盡力將她向外扯,她的身體懸空平躺,離地約合    這些士兵們腿叉間陽具的高度。一群十人圍繞著格利西,一人俯身吸吮她正在流    血的乳球的奶尖,咬她的奶頭,另一站在她被分張的大腿間,捉住她的圓渾屁股    ,將漲硬的粗大雞巴,粗魯的、深深的插進她的年輕嫩屄,立刻開始一輪瘋狂的    抽送,完全無視她的哭叫呼痛。另一人將雞巴強塞進她的小口中,進出抽動,她    的呼叫變得咯咯含糊不清。這群士兵一個接一個的向她輪流姦淫施暴....     他們將格利西翻過來,面向地,但仍被懸扯在空中。一人站在她腿間,將她    的臀肉向外分開,粗硬的雞巴,慢慢的、相當困難的,插進她的後庭玫瑰苞,然    後就開始聳動....他們逐一雞姦她,她的陰戶和屁眼中充滿精液,不斷的涓    涓漏出。     至少十人姦污過她的美麗肉體。玩厭後他們轉移目標去找另外的女孩。最後    離開的一人將插針粗率的自她的乳球拔出,毫不憐惜格利西的痛苦尖叫。     「很好!」布托說:「把她抬回屋裡去!...這是溫德格最寵愛的大女兒    ,你們有幾人肏過她?」     「我們十人...」一個年齡較大、卅歲左右的黑人士兵回答:「我幹了她    兩次。」     兩名士兵遵命把已癱軟、半暈去的格利西抬回去屋內。     花園週遭仍充滿了彼起此落的女孩們被粗暴的破瓜姦污的嘶叫聱。其中之一    ,十三歲的美特,曾強力反抗;但她的侵犯者是一個似黑猩猩般的大漢,他的有    力大手將她的白嫩小手緊扣,向外張開,他將美特按在地上,將她的小乳房全部    吸入嘴中,巨棒似的雞巴滑入她的肉縫下方,強行挺入她的小屄。美特感到一陣    撕心激痛,似被一根烙鐵插入下體,她尖聲嘶叫...因她意圖反抗,有三人一    齊來「懲罰」她,三根肉棒同時在她的肥白陰戶,玫瑰後庭和櫻桃小口中肆虐。    「她太小了....」海倫喃喃歎息。    「這樣才美!...這樣的裸體白人女孩真美麗!」布托得意笑說。     園中所有的十二名少女,都被一一破瓜、輪姦,無一倖免。     海倫無助的看著她的倆位來自英倫的好友,廿歲的瑪奇和十八歲的路意絲,    正被粗暴的姦淫。她們都是處女,曾力圖掙扎,但都被粗黑的雞巴一一破瓜,強    行姦污。     良久,所有的士兵們都已發洩過,草地上橫七豎八的儘是被輪姦過的女孩的    雪白裸體。她們有的在呻吟,有的哭泣,滿臉淚痕....例外的只有海倫,到    見目前為止,她只被奸過一次。她似是布托的禁臠,沒受其他人來侵犯她。     「強姦是一件可怕的事」,布托平淡的說,他靠近海倫身邊躺下:「有時也真    會失去控制,你以為是嗎?....但這可以算是我們對這裡的白人壞蛋的報復    ,我們已糟蹋了他們的女人!」     「現在你要將我們怎樣辦?」海倫問。     「我本想用刀割破你們的喉管」,布托無情的說:「可是我改念讓你們活著    ,我的目的是在使他們能目睹我們能怎樣對付他們的女人!」     海倫茫然失神的躺著,身上數處仍在滲血,她試圖移動身體不讓布托靠得太    近。     布托對她倒是意外的文明。「小東西」,他說:「你可自由離去。我肏了你    ,只是因我喜歡你,想嘗你的滋味,而並不是剛才說的「報復」。這次你和你的    英格蘭來此的兩位女友不幸剛好碰上,來參加了這批荷蘭白人壞蛋的宴會。噢,    是的,我很清楚知道你們三人是誰,我來前已有很好的情報。」布托露齒而笑。     布托命令士兵們開始著裝,將女孩們抬回屋內。士兵們對他顯得很服從,馬    上遵命照辦。似屠宰場中剛被除毛剝淨的白羊,全裸的少女們被斜掛在士兵們的    肩上,進入屋內。    在豪華的舞廳中,女孩們的親人家長,驚怖的看到她們被背進來,整齊的排    列在他們面前的光滑地板上。全裸的女孩們,身上有被劃割的零傷,下體都是一    片狼藉,有的還在流血。     布托指令自外進來的士兵中的四人替換下一直在屋內值崗監視的兵士。     「現在該你們的!」他向這剛下崗的士兵說。然後他又向其他士兵說:「誰    想要,可以再肏她們!」     幾乎所有的士兵都熱烈響應,再度卸去衣褲。行動較快的已來到他們選擇的    女孩身畔,分開大腿,將硬挺的雞巴插進她們已飽經蹂躪的小屄中,十二位姑娘    每身上都有一名黑大漢壓著,他們的屁股都在飛快聳動,在她們的父母親友眼前    ,開始粗率的姦淫。其餘的士兵有的在她們身上撫摸揉捏,有的在吸吮胸乳,有    的則站在正在行淫的身後,撫弄著雞巴,等候他們的輪次。     有的女孩想反抗,但立刻就會有兩、三名士兵上前幫忙,將她們的手腳按住    ,無從反抗。廳中響起少女們的嗚咽嘶叫聲,士兵們的嘻笑聲,和十二支粗長陽    具在充滿了精液的十二隻白嫩的小屄中磨擦,廳中響起一片奇特的咕嘰聲。     屄上未長毛的幾位小姑娘顯然是這群人的特愛。布托也在中途排眾插入,在    瑪格麗的父母面前,奸了他們的這十歲小女兒一次。另外三位十一、二歲的女孩,    陰戶上也是光溜溜的,她們的身邊也有多人在排隊等候。人數多了,這些強姦者    似有了默契,每人在這四隻無毛的小屄中抽插幾十下後便移防換班。但最熱門的    仍是已被多人姦淫過的十六歲姑娘格利西,她此刻又再被多人輪姦。這回那兩名    白人僱傭兵也如願以償,在她那光滑豐肥的嫩屄中,奸肏了好一陣才在她的陰戶    內射精。     沒有布托在身旁疪護,海倫已被輪姦了五次,她只有默默的承受。第六個是    個瘦而很高的精悍黑漢。他的陽具長約十四吋,他深深的插入,海倫感到十分酸    痛,她感到他的龜頭已突入她的子宮。他低下頭來要親吻她,她用手抵擋,極力    迴避,低叫「滾開!」這長漢抓住她的手,狠狠的給她一記耳光。她暈了過去。    待她醒來時,這黑漢已享用過她,正自她的白嫩小屄中拔出剛在她屄內射過精的    特長陽具。    廳內空氣中瀰漫著精液的氣味,海倫聞到了濃烈的、如同阿門尼亞化學藥液    的剌鼻辛腥。     士兵們的獸慾似都已得到滿足的發洩。布倫下令著裝,士兵們遵令行動。     布托走到海倫身邊。「看顧她們的傷口...我知道你是個護士。」他下命    令似的向海倫說。     士兵們抗起步槍、子彈帶、自動機槍和其他物件,一窩蜂的離去。    待他們一走,海倫立刻跑到瑪奇和路意絲身邊。她倆都已半坐起,仍是全身赤裸    的,美麗的裸體上儘是血跡、士兵們留下的髒汗和沾糊辛腥的精液。瑪奇結實豐    滿的右奶下有一條很深長的水平向刀傷,仍在出血,看來好似獸兵們曾一度想要    割下她的美麗乳球。     「我將需要你們的協助!」海倫向她倆位肺友說:「我們必須快救護這些小    女孩,首先是最年幼的瑪格麗....但我們得馬上為這些男人們鬆綁!」     她撿起地上一柄士兵們遺漏未帶走的小刀,割斷溫德格先生和其他男士身上    的繩索。男士們已酒醒了好一陣了,鬆綁後立即自槍械室找來了武器,很快的就    組成了一個小隊,立即出發追趕這群作惡逞淫的僱傭兵。家中所有的通訊設備都    已被士兵搗毀,車輛都被破壞不能發動,溫德格叫一個較年輕的男子騎腳踏車,    到鄰近的一個鎮上去求緊急醫藥救助,那鎮上有一位醫生。年輕男子受命,立即    飛奔而去。     海倫跑進一間浴室,拿了一條大毛巾裹在自已身上,再在熨衣櫥中找到一疊    床單和毛巾。她將床單毛巾全部取出,抱到大廳中,將之分配給所有的裸體女孩    們。這時這裡已響起一片哭泣聱,流淚的媽媽們正在安慰她們的受創女兒,切齒 這麼好的帖不回對不起自己阿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繼續去挖寶 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就是我的家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太棒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變身系列